皇段子_大仙随笔

 

最早的黄段子发轫于我国糖朝,就是越挨糖衣炮弹越精神的糖朝。糖朝那时不叫黄段子,而叫皇段子,比如——唐中宗李显身世显赫,自己是皇帝,父亲是皇帝,弟弟是皇帝,儿子是皇帝,侄子是皇帝,母亲还是皇帝,史书称之为——六位帝皇丸。后来开了一特快专递,还叫“皇递”——皇递公司。据医学上推测,糖尿病就是从糖朝引发的,所以才叫“大糖王朝”。
东汉年间,有一位贤达人士,看了《灯草和尚》,给自己玩了一把免贵性交,不对,免贵姓焦,他就是焦仲卿,我国率先往黄段子上靠的义士。孔雀东南飞,何不言西北?西北有高楼,直上浮云端。孔雀急了,不能老五里一徘徊呀,于是孔雀欲双飞,还得收小费。


免贵姓焦那么容易吗?承受多大压力呀!古有焦仲卿,今有焦点访谈,免了贵,你都不让我姓焦,你让我姓啥?免吴三桂,姓交道口,可以了吧!艹,你丫怎么从味道士,突然转型成卫道士?人不带这么从良的,不带这么不知有汉,无论喂进。
所以,目前对黄段子的围剿是在扼杀民间艺术,严重违背了毛主席他老人家的文艺为工农兵服务、文艺为广大人民群众服务的社会主义文艺方针,不利于社会主义文艺百花齐放、欣欣向荣的繁荣景象。因为中国四大俗文化家园北京、上海、天津、东北的诸多艺人,一直辛勤创作着人民大众喜闻乐见的高雅黄段子。
终于,当梁山伯好汉征剿方腊两败俱伤被朝廷断了后路,宋江把吴用、林冲、鲁智深、柴进、史进、阮小二、黄信、焦挺聚在郭林家常菜,喝一把告别酒。宋江率先自责:我对不起哥几个,白跟我起义了。
众兄弟赶紧为大哥扛事儿,林冲说:起因是我,我冲得太狠了,很黄很暴力。史进说:我也不好,太使劲了,没有考虑女方的承受能力。鲁智深跟着悔恨道:洒家咋那么至深呢,偶不是已经断了那念头么?走卒焦挺赶紧插话:也怪我太直愣愣了。宋江:罪恶都在我身上,我要不送浆,检个屁DNA呀!找都找不着咱们头上。阮小二:哥,你不知道你美完了之后,我有多无聊?柴进:没错,我只好柴着想往里进,不灵呀!吴用:是啊,我陪着他哥俩一起吴用了。黄信一拍桌子:你们都别说了,最痛苦的是我,我黄信,因发个短信就被停基霸了,知道么?

很酷的随笔一篇,和大家分享下,原文请移步这里:http://blog.sina.com.cn/s/blog_49236e0f0100gkpt.html



Posted under: 瞎扯淡

Tagged as: , ,

About 阿木

追求卓越,成功会在不经意间追上你……

本文链接……皇段子_大仙随笔……转载请注明出处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